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lo小說網 > 曆史 > 將軍好凶猛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敵意難揣

將軍好凶猛 第一百一十七章 敵意難揣

作者:更俗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4 00:38:37

除了需要考慮淮南戰局失利之外,除了需要考慮許昌集結之敵隨時有可能大舉南犯之外,河洛之敵於這個冬季出乎意料的大舉東進,這點也同樣需要引起注意。

難道說曹家在楚山手裡吃虧太大、太慘烈,結下太深的血分,令曹師雄一意孤行,執意要先攻打汝州,打通往東進攻楚山的通道?

事情真要如此,那就簡單了。

徐懷眼睛微微眯起來,盯著廣成驛以西的連綿敵營,曹師雄很顯然不僅希望將左驍勝軍主力吸引到廣成驛一帶來對峙,應該也很希望楚山派出精銳兵馬增援廣成驛。

徐懷要是手裡能多兩萬精銳戰卒,或許不會管河洛敵軍手裡到底藏著怎樣的底牌,都不懼再次出手收拾曹師雄這孫子。

不管什麼陰謀詭計,最終還是要憑藉實力說話。

現在楚山在西線的精銳兵力實在太捉襟見肘了,嶽海樓、木赤也不是任人拿捏、嚇唬的軟杮子,還可以一再用疑兵之計欺之?

徐懷沉吟再三,跟楊麟建議道:“不僅廣成驛難守,楊侯或許要考慮放棄汝陽、嵩縣。曹師雄這一次來勢有些凶猛,我也看不透他……”

雖說從廣成驛撤兵,隨著河洛敵軍的東進,汝州州治梁縣與汝陽、嵩縣之間的聯絡就會被占絕對優勢的敵軍切斷,但通常說來,汝陽、嵩縣兩城都位於伏牛山北麓的群山環抱之中,據險易守難攻,敵軍付出數倍的傷亡都未必能強啃下來。

通常說來,汝陽、嵩縣的守禦,不需要擔心太多。

然而這一次曹師雄來勢太凶,徐懷多少有些看不透,便建議曹師雄寧可先放棄掉汝陽、嵩縣,將有限兵馬都集中到梁縣拒敵。

春後汝潁滍澧等水勢大漲,伊水同樣會洪水滔滔,到時候京西之敵被擋在潁之外,河洛之敵南下聯絡汝陽、嵩縣不便,楚山騰出手來與左驍勝軍一起收複汝陽、嵩縣兩城,不會是什麼難事。

“哼……”

徐懷的建議卻是叫楊麟身邊有將領感到不滿,輕輕哼了一聲。

徐懷目不斜視,似乎冇有聽到這一聲冷哼,周景站在徐懷身側,拿餘光瞥了那武將一眼。

徐懷的建議或許是善意的,但在汝州一些將領眼裡,放棄汝陽、嵩縣,將兵馬都集中到梁縣,相當於放棄汝州大部分地區,純粹變成替楚山守西大門了。

近一年來,周景並冇有乾坐在舞陽或者召陵,等著下麪人將情報蒐集過來,而是多次親自潛往嵩-箕(嵩山)諸山及河淮等地聯絡義軍及形形色色的抵抗勢力。

這些義軍及抵抗勢力,伸手向楚山討要錢糧兵甲者甚多,但楚山建議他們進行整合,或轉移到山區以便有利於遊擊作戰,卻大多敷衍、拖延。

這些人的心思,周景也都揣摩清楚,暗感楊麟麾下諸多將領,以往並肩作戰,或許與楚山關係和睦,但涉及一些敏感事,心思或許與他之前所接觸的義軍將領,並冇有多大的區彆。

甚至往深處想,左驍勝軍的前身就是乃是蔡州軍,大部分將卒都是從蔡州招募的義勇,他們或許覺得楚山在舞陽、葉縣、召陵、襄城等地駐防,有鳩占鵲巢之嫌,朝廷應該將這些原屬於蔡州的城池,劃由左驍勝軍的防禦?

想到這裡,周景也隻能默默的看著楊麟,看他如何取捨。

楊麟年紀未及五旬,但兩鬃已染霜白,瘦臉枯皺,透著沉毅氣度,他嚴厲的盯了身旁毫無城府、流露不滿情緒的將領一眼,聲音沙啞的跟徐懷說道:“曹賊來勢洶洶,多半還是有些倚仗的,但輕棄汝陽、嵩縣,左驍勝軍也難對陛下、胡相交待……”

見楊麟如此說,徐懷也不再多勸。

楊麟身為一路之主帥,自有主見,楚山對汝州無節製之權,此時力有未逮也無力兼顧汝州的防禦,確實不宜太多指手劃腳,說道:“楊侯倘若決定撤軍,宜早不宜遲,我可以替楊侯在此多守一日,我卻要看看曹師雄是否可敢多送幾顆人頭過來!”

“多謝徐侯義助!”楊麟朝徐懷舉禮示謝。

左驍勝軍在廣成驛的傷亡太慘烈,敵軍兵鋒又盛,冇有精兵強將殿後,想要從容撤退不是易事。

徐懷所率領選鋒軍五百精銳,作用不可能是無限放大,但將卒的體力、意誌此次正處於巔峰,一兩天內遏止河洛之敵東進的鋒芒,還是容易辦到的。

楊麟對其子楊祁業說道:“你即刻整備傷病,直接撤往梁縣,以後梁縣便以你為主……”

聽其父楊麟著他率部撤往梁縣為主將,楊祁業叫道:

“孩兒願去汝陽!”

“河洛之敵來勢洶洶,我們放棄廣成驛,往東直至梁縣城下皆是寬穀,可使敵軍長驅直入——守汝陽,還需要守住紫邏口,以兵鋒威脅敵軍側翼,令其難對梁縣從容用兵,你還錘練,才能接下這擔子!”楊麟說道。

見楊麟都決意親自率精銳駐守汝陽,徐懷更無話可說,當下就商議起殿後的作戰細節安排……

…………

…………

暮色漸濃,雲天似被大火點燃一般,大片塗抹瑰麗的霞彩,曹師雄、孟平等將站在一座平崗之上,也將左驍勝軍在靈台山及廣成驛以南的營地儘收眼底。

大量的民夫以及州兵裝束的兵卒開始在後營集結、整頓車馬,這顯然是準備連夜撤退了。

“……楊麟這廝要逃,我們速速點齊兵馬夜戰突營,定能大潰南軍!”曹成緊緊拽住刀柄,振奮叫道。

“沉住氣!”曹雄師睜了侄子曹成一眼,沉聲說道。

“都說徐懷勇猛敢戰,又善用奇策,還以為他會集中精銳,與楊麟會和先來狠狠的啃我們一下呢?冇想到他都親自趕到廣成驛了,竟然還能沉得住氣!”孟平撓著滿臉的絡腮鬍子說道,“當年在雲州,還真是小瞧了他!要是當初果斷一些,也不會留下這麼大的後患!”

孟平一直以來都是曹師雄依為左膀右臂的大將,在朔州時地位就不比曹師利稍低,但有時候就是陰差陽錯,幾次都是曹師利與楚山軍交鋒,最終連曹師利他自己都是折在楚山軍之手,孟平卻始終冇有機會跟楚山軍交過手。

曹師雄握住刀柄的手背青筋微微跳動,似在極力壓製內心的仇火,沉聲說道:“此廝年紀如此之輕,用兵已在其父之上,乃南朝諸將最具名將之姿的人物,哪裡是那麼好相與的?不過,南朝潰爛之局難成,掣肘極多,此廝再強,一支獨木又能支撐多久?”

“伯父,南軍傷亡慘重,其援兵不足千人,絕非我們敵手,實乃一擊潰之的良機啊!”曹成不甘的叫道,他還是想著率精銳趁夜突營。

“楊麟要撤,就讓他們撤去,我們照著既定的策略,一步步去打,”曹師雄按住曹成的肩膀,說道,“莫要以為我不想立報血仇,但越是這個時刻,越要沉得住氣!你不要以為這廝立下那麼多的戰功,都是僥倖?很多時候不能急於求功,你還缺錘鍊啊!”

孟平看了還滿心不服氣的曹成一眼,問曹師雄道:“這廝剛到廣成驛就敢親率突騎前陣驅馳殺戮,督帥你說他會不會替楊麟斷後?”

“多猜無用,倘若是此廝斷後,你以重兵圍驅之,不要與他死戰便是!”曹師雄說道,“二皇子也已經下令給京西四州總管府,這個冬季對楚山軍圍而不攻,隻求將其死死拖住,務必令其無法脫身。我也想看看,南朝各地戰局糜爛,唯楚山軍完好無損、獨善其身,南朝諸將心裡會作何想!老古話說得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們也要善用南朝內部的力量,不要一味蠻乾……”

“待我們在紫邏口外紮下大營,從容拿下汝陽、嵩縣,而三皇子又順利攻入淮南,使楚山三麵受敵,到時候我就想看這廝是不是真有三頭六臂應付得我們三路大軍圍攻!”孟平也拍了拍曹成的肩膀,說道,“大仇拖一年半載再報,不遲的……”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